上海律师logo

上海律师网
某某律师:135AAAAAAAA

首席律师

上海律师

联系律师

    诚邀一位上海律师入驻本站

    入驻咨询:15768875484
    微信洽淡:15768875484
    建站公司:律师名站网
    业务范围:律师网络营销推广、网站建设、网站关键词优化、网站安全托管。

冻肉走私链调查:中越边境千条船“蚂蚁搬家”边民收费护送

时间:2019-02-26 18:28:14

  芒街市是越南东北部的一个小城,人口10万左右,与中国的边境贸易是其主要的经济活动,几乎每一个开摩托车的司机,都会讲几句简单的中国话。除了赌城所带来的游客之外,芒街每天都吸引大量广西边民过关进行交易。

  根据广西防城港东兴市的边境贸易优惠政策,边民每人每日8000元以下的互市商品免缴关税和进口环节税。不过,边民只能从芒街免税进口有限种类的农产品,正规边贸的规模多年来远不如走私。

  “单单是牛肉走私就占(中越贸易)的比重达1/4以上,因为中越之间走私比较方便,边界线那么长,又有很多的小道,走私的利润又大,所以走私贸易的比重还是比较大的。”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副教授张明亮告诉记者。

  云南景洪市场上销售的冷冻鸡爪,没有任何包装,很难鉴别来历

  走私者和执法者玩“猫和老鼠”游戏:冻肉抓到多已解冻

  在北仑河下游60公里的中越边境线上,停泊着数千计的平底铁壳船,这是北仑河两岸边民的主要贸易工具,也是最主要的走私工具。 在最高峰的2011-2012年,北仑河上从事走私活动的铁壳船近6000艘。而广西打私办在4月29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则称,铁壳船的数量已减至1000艘的规模。

  一艘铁壳船的运量大约为7吨,平均每四艘铁壳船可以运载一个货柜的货物,一旦遇上中国的打私人员,铁壳船只要迅速开回越南一线,便可以逃避追查。

  而一旦有了机会,这些铁壳船便驶过北仑河靠岸,召唤伙伴搬货,迅速用摩托车或者三轮摩托车将走私货品带走。通常这些带货的走私者都戴上黑色口罩,只要货物装好,便全速飞奔,无视任何交通规则。

  走私者通常会选择夜间进行走私,主要是利于躲避巡查,而对于炎热的北仑河而言,较为凉快的夜间也更适合搬运劳作。但也有一些胆大的走私者,选择在白天直接搬货。在广西,人们往往把这种“化整为零”的走私方式叫做“蚂蚁搬家”。

  “抓到一个开小客车走私的,往往都定不了罪,最多只能进行行政处罚。你很难认定他达到多大的走私量,如果抓到一车就只能认定这一车,只够行政处罚。他仍然可以继续帮第二个老板、第三个老板做走私。但是我们打私部门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包括在执行法律的时候也提出,一年以内有三次走私行为的话,也可以进行量刑。”5月6日,广西边境地区一位官员这样告诉记者。

  “蚂蚁搬家”有利于走私者分散躲开执法,而就算抓到了也难以从重处置。

  但“蚂蚁搬家”也给走私冻肉的质量带来了很大的隐患,在离开冷库之后,小货箱车、小客车、摩托车都没有严格的保温措施,换而言之,冻肉的冷链在走私过程中断开了。

  “我在这里工作那么多年,没见过有直接用冷柜车到边界去装的。他们用小车装了之后,在国内某个地方就集中了,再转到冷柜车上。有些甚至是不用冷柜车而直接用那种小货车直接运到消费地,只是上面会盖一些棉被进行简单的保温处理。”上述官员介绍说,“但是这个情况还是会出现解冻现象。像我们这种边境现在打的那么严格,平时查缉到的冻肉基本上都是解冻的多 。”

  随着中国边境对走私打击的趋于严厉,在遇上状况的时候,走私者往往无法安排接货,走私冻肉只能在北仑河岸滞留,或者放弃过河运回冷库,或者与执法者玩“猫和老鼠”的游戏,而冻肉便在时间的拖延中慢慢地解冻了。

  “比如说他将冻货放到船上,两三天了都过不来,或者是一直在那里等时机,久不久搬了一点上来,这样两三天都弄不了一个货柜过来的时候,我们缉私部门抓到的基本上也都是解冻的肉了。”上述官员解释道。

  但即便是顺利过河,走私冻肉也难以保证冷藏的质量。

  从北仑河上岸以后,走私者往往需要绕开重重的关防,从私设的“棍路”开上高速,大致要三四个小时才能到达南宁的冷库,然后再用冷柜车运往消费地,整个走私和运输过程中,至少有8-12个小时冻肉缺少严格的冷链设施。

  走私冻肉一旦解冻,其品质便难以保证,甚至会腐败变质,但这些变质牛肉在重新包装后仍会被投放到市场。

  “走私牛肉的货主实际上控制不了肉的品质,从印度发过来是什么货就什么货,都是一个一个货柜装上来,没有挑拣的余地。一般在芒街都会开柜验货,但只是看是不是这批货,到底是不是很好的牛肉,验货者也没法去比对。”一位多次代理走私案件的律师对记者说。

  “棍”道攻防战:边境村民设卡收费“护送”走私车

  将走私品从边境运往消费地的过程在广西被称为“保货”,从2012年开始,随着广西边境地区对走私打击力度的迅速加大,走私“保货”的成本也急剧上升。

  为了应对被查的风险,货主也往往要求走私保货者进行“对保”,即货主在运费中向走私保货者支付保费,同时也要求走私保货者相应预支部分押金对走私货品进行押金担保,一旦走私品灭失,则由各段经手人对走私品进行赔偿。

  记者从重庆“5•05走私冻品专案”的案情材料中看到,在2013年前,走私运输操作费及保费成本为每柜4-6万元,而在2013年之后,则上涨到每柜11-13万元。这些费用由走私保货链条上的所有环节逐一瓜分。

  在到达目的地前,走私保货者随时需要支出金钱以保障平安,代价不菲。广西的边民将其称为“交单”。拒绝“交单”的走私者不但无法在走私便道上通行,而且很可能被沿途的村民举报。

  在广西边境地区,走私者绕开边防检查的便道被称为“棍”。

  所谓“棍”,是指走私便道从检查站附近的村子经过,村民便用棍子将路拦起来,向走私者“收单”。如果对方拒绝或者价格谈不拢,村民则将车辆围起来,以举报相要挟。久而久之,走私保货者往往提前定好走私的运输路线,通过中间人与沿途所有的“棍”谈好价钱,对方记录下所有通行车辆车牌号,按车牌号放行。

  通常,走私保货者从北仑河岸边开上钦东高速,需要经过7-8条“棍”道,每条“棍”根据货物的价值不同各自收费,走私冻肉一般收取每车20-50元。

  “棍”的最后一个关键环节在在高速路,这些利用山岭地形私自修建的“棍”,“价值”远比村子旁边的要高。

  “钦东高速上,有20-30条‘棍’,现在上去的每辆车都要收500块钱,并且将高速收费卡也给准备好了,只要过了这最后的‘棍’,就可以在高速上通行无阻,安全到达南宁的冻库,因为高速上都开那么快,没有谁敢把你拦下来检查。”老汪(化名)是广西边境地区的长途客运司机,他告诉记者,这几年广西边防方面通过各种手段堵上各种“棍”路,包括用水泥堵路或者在“棍”上停车监视,但还是屡禁不止。

  “就算你在高速口上把‘棍’堵上了,他们还是有办法,他们有工具可以把拦着的水泥撩开,等车走完了还是给你放回去堵上。”老汪说,“在边境能够查获的走私冻肉其实不多,更多是在销售地被查的,一般就是竞争对手举报,说你的牛肉怎么比别人便宜那么多,肯定有问题,就去举报,让海关来查。”

  老汪说,在广西边境,防不胜防的除了“棍”,还有“看路仔”。“看路仔”遍布于走私车经过之处,手上拿着对讲机,随时向走私者报告边防检查的状况。

  “你在路上看到哪些不管后面死活,胡乱掉头的小车基本都是带货的,然后等这些车掉完头,就会看到边防的车过来了。”老汪说,走私者也有一套完备的“情报网”,能够准确分辨边防部队的检查车辆,只要发现,就会通知同伙掉头躲避,而走私者为了躲避检查,往往无视交通规则。在走私高峰的2012年,公路上晚上几乎每两百米就会有有一个“看路仔”,他们一个晚上的收入当时能有上千元。

  但海关方面也意识到,单纯的加强执法难以根治边境走私的难题。

  “一个参与搬运走私货物的村民被拘留后,就非常不服气地质问缉私警员:‘老板(走私分子)给钱请我们去帮忙搬货,我靠力气赚钱吃饭,没偷没抢有什么错?不干这个我们没文化没技术能干什么?’”南宁海关宣传科科长方中群向记者解释,“广西边境地区发展缺乏产业支撑,边境群众文化教育水平较低,就业、谋生的出路不多,为走私活动提供了滋生的土壤。”

  疑似运输冷冻肉的载货货车

  走私牛肉线路“漂移”:偷运点向云南和多个海港延伸

  事实上,走私冻肉问题不仅仅在南方。

  “走私冻品(冻鸡、冻海鲜、冻肉等)在全国所有非设关地都有可能出现,除了陆上的边境线,海上的许多非设关码头都有可能成为走私的目标 ,并且对于冻品来说,还有通过伪报来源地来蒙混过关的,比如巴西的牛肉,可以伪报成阿根廷的来进口。”上海海关缉私局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从全国范围来看,走私牛肉在各个海关辖区都可能出现,“比如说日本神户牛肉,在上海就有很多日料店在售,但这明显是违法的,因为日本也是疯牛病疫区 。”

  上述上海海关缉私局人员介绍,北方的走私牛肉来源主要是海上,并不经过越南。

  而知名“打假”人士王海则向记者介绍,北方的走私牛肉有大连、天津、日照三个主要来源地,“山东有很多工厂是不宰牛的,却出牛肉,专门回收过期肉回国内加工。”

  而在南方,随着2012年开始全国对走私冻品的重点打击,原有的走私线路已经发生很大改变。

  在2012年以前,广州番禺区大罗塘市场是全国最重要的冻品集散地。广州海关下属番禺海关缉私分局工作人员林俊良和高岩曾撰写调研报告,其中提到,“香港是冻品的主要输出地,现有肉类冻品仓库几十间,仓储能力大约为10万吨。2010年3月至2011年12月,从香港转口到越南的冻牛肉和牛杂约15.7万吨、冻猪肉和猪杂约11.3万吨、冻鸡副产品约51.4万吨,考虑到越南本地的消费能力,其中相当部分应该是以绕越闯关的手法,被走私进入中国境内。”

  而对于整治后的大罗塘市场现状,5月6日,广州海关办公室在邮件中对记者表示,“鉴于该文撰写和发表时间为2012年,近年来广州地区冻品问题经过整治后出现较大变化的情况,文章有关观点和内容的准确性值得商榷。”

  4月21日记者再次到大罗塘市场询问时,所有商家都明言只出售正规进口冻肉。

  “在2012年对大罗塘市场重点打击之后,珠三角的走私冻肉实际上不再像之前那么集中了,而是分散到各地大的冻库里,这些冻库的库容都在2万吨以上,而在南宁本地,这几年冻库也建了不少,走私冻品没有必要再冒险过来广州集散,而是选择更隐秘的地点。”一位广州本地的冷链专家分析道。

  不可否认的是,南宁已经成为了牛肉走私链条中的关键之地。当地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在4月10日,南宁市打私办牵头组织联合商务、工商、公安、食药、海关、检验检疫等部门几路突击检查南宁市冻库和冻品市场,共计查获400吨涉嫌走私冻品。

  但大量的走私牛肉并未在层层打击中销声匿迹,反而不断开发新的通道。

  作为冻品走私的传统渠道北仑河边境,其走私线路也因为持续的打击而发生“漂移”。越来越多的走私者选择北仑河上游的广西凭祥、云南边境或者防城港、北海、湛江等地的海岸进行走私。

  “目前,由于我方在东兴北仑河沿线进行持续有力的封堵,冻品走私活动向广西中越边境西线方向的‘漂移’态势明显。如,2014年三季度凭祥、水口、龙邦海关辖区查获的冻品走私案件数量环比大幅上升。为此,南宁海关在全面强化北仑河沿线重点地区封堵的同时,还联合海警部门加强北仑河入海口附近水面的查缉封堵。”南宁海关在给记者的采访回函中写道。

  广西地方政府也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打私。

  南宁海关方面介绍,广西沿边的防城港、崇左、百色等地方政府在地方财政非常紧张的情况下,投资在边境重点地段修建了一些铁栅栏,封堵了一些非法码头、通道。如在北仑河沿岸,已经修建了长达5公里、高达三米的铁栅栏,未来还将继续新建8公里。

  但对于走私,栅栏的作用有限。走私分子又不断私开很多便道、码头,当地政府囿于财力和人力不足,没能对大部分沿边地段实行物理隔离、安装监控设施,边境物防技防管控设施十分滞后,难以对多数边境便道进行全方位、全时段管控。